中国木材网 - 木材行业门户网站 !

商业资讯: 价格行情 | 木业会展 | 技术前线 | 行业标准 | 木业知识 | 专家看市 | 政策法规 | 选材指南 | 营销策略 | 企业新闻
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商业资讯 > 企业新闻 > 日本乡村田园小木屋风情

日本乡村田园小木屋风情

信息来源:wood-china.com  时间:2014-06-24  浏览次数:1699

    那是一条去山端的弯弯曲曲的道路,一条由小木屋夹出的道路,从我住的北白川,去京大交流会馆,必定要经过的。
    樱花簇拥,人家门前停着一辆辆汽车,五颜六色的汽车,在屋前屋后的树荫里掩映,疏水一直唱着歌,伴我行走。
    突然出现了一大片水田,在小木屋中间。在房舍和路密匝匝的围堵之下,那是一片汪汪的绿水,宽阔的秧田,欢乐的蛙声,令我没有想到。
    秧田和小木屋如此接近,以致木屋、孩子、妻子和狗,每天都和秧田相依在一起。
    小木屋与水田相依,就像青草与池塘相依,东山与初月相依,孩子与身后摇尾巴的狗相依,农人与锄头相依一般不可分离。那种自然、亲切、温馨的感觉,令人惬意得眼目清亮。
    春天的木屋,四周有树叶覆盖,老藤缠绕。春天是一首诗歌,一支乐曲,小木屋像春天的粉丝,像一个被乐声迷住的人,半睡半醒地听着,歪斜在音乐里。
    因为水田,小木屋的墙根,就多了一层青苔,多了一层透明的绿色的丝网,木屋上的青苔,会使整个画面映出一片雨绿;在樱花正红的时候,田里的秧苗,开始齐刷刷地绿起来。太阳一照,绿色的光,便一晃一晃地耀人。
    有风从南面来,吹过清新的秧苗,画面便动起来,秧苗也动起来;这时,扛锄头的农人、妻子、孩子和狗,每一个走过的人,都可以嗅到一股远古奈良时代才有的糯米糍粑的新鲜空气,大家都不由自主地深呼吸,田埂上的狗也深呼吸。
    不知不觉,走过太阳下的秧水有点蒸人——那是初夏来了。
    我喜欢京都初夏特有的水田气息,宁可绕一点路,也喜欢走到秧田,伫立一会儿,看看秧色的变化,看土地如何脱去春装,穿上夏衣。
    水田里,秧苗渐渐由浅绿变成深绿,由深绿变成浅黄;稻穗扬花以后,就开始灌浆,谷穗沉甸甸地低下头。
    当稻子成熟,还未与镰刀见面之前,乌鸦、麻雀先来了。
    乌鸦和麻雀是不请自来的,这时,我注意到稻田的一角,日本农人扎了一只稻草人,那是穿一身日本服装的稻草人,戴着红帽子,挥舞小红旗,和我家乡江南的一样,又不一样。
    稻子一成熟,过几天,镰刀就会响起来。
    如果碰巧,你可以站在小木屋边上看农人收割,闻稻米的香味;假如不巧,有两天没有经过,再经过,你会怀疑自己是否走错了路,昨天还黄澄澄的田,今天就半黄半青,像一个刚剃过头的人,突然陌生了。
    早稻田被割过以后,慢慢地,半夜的露水变成了飞霜。水田边上,人家屋后,长着一棵棵柿子树,柿子树比屋高,比山低,参差错落,围住院落。
    秋霜以后,木叶尽脱,黄黄的、红红的柿子,枝头上挑着红灯笼一般。
    按日本人家的习俗,结满枝头的柿子,基本上只看不吃,此时,秋天的美,便一树一树地凸现在蔚蓝的晴空下面。
    柿子留在树上的目的,不仅给秋天看,给飞过树枝的乌鸦看;也给冬天看,给白雪看,为在一片洁白的色彩里,杂一点斑驳的绛红。
    冬天的雪,在木屋的巷子里飞舞,下满了道路,下满了屋顶。小木屋的纸窗,便“嗦嗦”作响。风一阵紧似一阵,雪也越下越密,都以乱扑的姿势,对纸窗不依不饶。
    此时,水田会结起薄薄的冰,残阳和枯草便在风中瑟缩。山端两旁闪闪烁烁的霓虹灯和荒神桥旁的灯,包括桥下的流水,便一齐潺潺地出现枯寒的景象。
    住在城里的人容易忘记四季,因为城里的高楼大厦没有四季;但水田是一块看板,那是自然的广告牌。日本人以保存一方水田的方式,留住了城市里的农村,从而留住了色彩,留住了音乐,留住了和谐安定的生活。
    我回上海已经好几年了,每次回想日本,想我生活过的地方,想的竟然不是樱花,不是富士山,不是日本的繁华和日本人的节俭。而是,我天天都要经过的——那片小木屋和水田。
    ——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木材网证实,仅供您参考